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-车祸现场图片

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 • 

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

事实上,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变绝非易事。来伊份总裁郁瑞芬接受杂志采访时直言“这其中思维的转变最为困难,用线下的经营去思考线上,肯定是错误的。要找对线上的定价模式、供应关系以及懂零售、懂线上消费者的人并不容易。”

商业模式之殇来伊份致力于以连锁品牌效应铺设门店扩张销售渠道,形成了以线下直销为主的商业模式,2019年中报显示,其线下销售占比高达89%。其门店主要集中在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,截至2018年末四地门店数为2465家,占总数比重达91.40%。不巧的是,从其店铺分布情况来看,正是本次新冠疫情的重灾区。此外,休闲食品行业具有较强季节性,消费者在气温较低时需求较高,加之节日影响,故第一、四季度为销售旺季,因此多重因素叠加下,来伊份的销售恐受疫情影响深重。

近日,来伊份陷入“冻薪裁员”风波,网传一份“降本策略-内勤”的文件显示,2019年评为C D的人员,总共优化83%。入职一年内的员工优化15%。排除1 2的人员外,全集团内勤减编10%,裁员人数涉及1500人以上。对此来伊份火速辟谣,称并不属实。

此外,来伊份的股权激励计划也遇冷。为了巩固核心员工,来伊份曾于2019年8月27日推出2019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,然而因部分职工放弃以及高管减持故暂时搁置,多次修改后其于2019年10月30日发布公告称,该股权激励对象人数将由418人调整为135人,削减比例达67.7%,限制性股票数量由300.27万股调整为147.7万股。

从来伊份给上交所的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内容来看,早在2018年,来伊份就曾大面积裁员过。2017年来伊份推出“万家灯火计划”加速线下渠道拓展布局,并于下半年加大招聘力度,至2018年4月其员工总数最高达9713人。但此后不久,其便开始精简人员,至2018年末其总人数削减至9033人,减少人数达680人,与当年4月相较降幅达7%。

管理层的稳定性对公司持续发展有着重要影响。朱丹蓬也认为,来伊份线上渠道布局较差与其缺乏相应的运营人才、公司高管离职率较高有很大关系。

受新冠疫情的影响,电商新零售模式加速成长,很多零售行业不得已由门店直销转为无接触外卖配送。实际上,来伊份对线上销售也早有布局,但效果始终不佳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第三季度其线上销售额占收入比重为14.31%,线上销售季度移动平均增长率7月份达34.31%,但9月份却大幅下滑至16.31%。由此来看,来伊份线上渠道的开拓似乎并不顺利。

原标题: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

整体来看,受疫情影响,来伊份线下销售不但要付出高额的租金费用,业绩恐怕也难言乐观。而线上渠道布局过晚,效果不佳,且结算周期变长,如此一来,其资金链状况更令人担忧。

在“造血”能力方面,2017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.53亿元,而2018年大幅缩减至7274.97万元,2019年三季度金额为6693.59万元,“造血”能力仍旧偏弱。如今,受疫情影响,收入恐怕会大幅减少,而成本却仍旧不低,其资金链恐怕会更为紧张。

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

K图 603777_0  近期,新冠疫情爆发,来伊份以线下门店直销为主的销售模式深受影响,其虽有线上业务,但启动较晚、布局不足,成为“短板”,未来业绩令人担忧。再加上公司“造血”能力不足,线下门店租金成本较高,使得其资金方面也有不小的压力。

事实上,来伊份门店直销的关键优势在于线下直接收款,资金回笼速度快。但疫情之下,来伊份转向淘宝、京东旗舰店、外卖配送、社区团购、来伊份APP等渠道销售后,计算周期会变长。来伊份在招股书中披露,电子商务平台销售一般遵从电商结算惯例,淘宝、京东等平台执行先货后款方式,顾客收货后确认收款到账。淘宝自动确认收货时间为15天,京东根据商家不同自动确认时间为10天左右,相较于直销,回款周期被拉长。

对于来伊份线下门店的销售情况,《红周刊》记者走访了其位于北京朝阳门soho的门店,店员称,“受疫情影响店铺开业推迟了三天,因政府管控楼内职工有人数限制,来买的人也没有以前多了。”

资金链状况堪忧从商业模式来看,来伊份直营模式下的店铺租金是重要成本之一,其在公司财报中也曾表示,其线下实体门店直营占比较高,且绝大部分为租赁经营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6月末,其门店总数达2717家,其中直营门店为2389家,占比达87.93%,这就意味着来伊份需要承担大量的店铺租金。其中,2018年其租赁费高达3.77亿元,是当年净利润的37倍。而租金属于企业的固定成本,在疫情期间难以缩减,因此店铺租金很可能会吞噬其不少的流动资金。

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,让很多企业措手不及,能否度过寒冬就要看自家“余粮”是否充足。截至2019年三季度,来伊份账面货币资金为7.08亿元,剔除掉保证金等受限资金后,可动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金额为6.64亿元。前三季度其营业成本、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分别为16.11亿元、9.21亿元、3.49亿元,合计28.81亿元。记者简单估算,其可动用资金仅够两个多月的成本费用。

3月19日,来伊份控股股东上海爱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,将占其所持来伊份股份中的32.98%用于质押,并表明资金用于偿还债务及生产经营,由此来看,其资金也已不足。

有意思的是,来伊份自上市后股价持续滑坡,其大股东还曾增持股票护盘。2018年10月18日,其发布公告称,鉴于公司近期股票价格非理性下跌,未能反映公司价值,控股股东爱屋企管计划以自有资金增持股票。然而,对于大股东的增持计划,市场并不买账,公告发布后至2018年末,其股价涨幅仅1.4%。

而从同行业对比数据来看,截至2019年9月,三只松鼠、良品铺子、百草味在零食坚果特产的线上销售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4.3%、5.38%、7.58%,而来伊份仅为0.7%。来伊份相比同行业公司,仍有很大差距。

事实上,不论是元老级高管离去、大股东及董监高急于套现,还是诸多员工放弃股权激励,均显示出其内部人员对公司未来发展信心不足。

据36氪报道,疫情期间,来伊份APP外卖订单量已持续增长近6倍。但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《红周刊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“以我自己看他6倍背后,更多的是基数太小。来伊份线上渠道还是菜鸟级别,与竞争对手差距很大,现在布局,首先为时已晚,其次也没有很好的团队与人才支撑电商拓展。”零售电商行业观察者庄帅也对《红周刊》记者表示“三只松鼠、良品铺子市场份额较高,来伊份做线上确实有些晚。”

在管理层大调整的同时,来伊份控股股东及董监高纷纷减持公司股票。2019年10月17日,来伊份首发限售股迎来大面积解禁,解禁数量占总股本的66.62%。数日后,来伊份便发布减持公告,大股东及5名董监高拟减持公司股票,其中大股东上海爱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爱屋企管”)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%的股份。

实际上,职工费用的支出,对来伊份业绩的影响确实不小。数据显示,2018年至2019年三季度,来伊份扣非归母净利润连续亏损,而背后的原因则与高企的期间费用有很大关系。据《红周刊》记者统计,与同行业公司对比,来伊份近年的期间费用率均高出行业均值十几个百分点(见表1),而其期间费用中金额最大的是销售费用,2019年前三个季度,其销售费用达9.21亿元,是其营收的三成。另据历年财报显示,其销售费用中有近四成为职工的工资及社保费,这意味着其职工费用对其业绩影响不小。

管理层不稳定此外,近年来,来伊份人事变动也相当频繁。2019年3月2日,来伊份发布公告称副总裁冯轩因个人原因辞职。据天眼查介绍,冯轩曾任永和大王餐饮有限公司餐厅经理,自2005年3月起就职于来伊份的前身爱屋食品,算是来伊份的元老级员工。2019年7月13日,来伊份发布公告称其董事会证券事务代表郁浩然离职。同年11月14日,钱世政辞去公司独董、审计委员会等相关职务,许靓、徐建军卸任监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召集人职务。

鉴于来伊份发布减持计划后,其股价一直处于低位,来伊份发布公告表示,截至2020年2月17日,本次减持计划时间过半,其大股东及董监高均尚未实施减持。

疫情之下商业模式弊端显现 来伊份面临破局难题
分享
更多相关文章
封门村灵异事件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主人公是谁|灭绝动物|渡劫失败|灭绝动物|十大将军排名|乾隆皇帝的儿子